药企疯狂“囤猴”背后:实验猴单价超16万元,不到四年涨超10倍

近日,#多家龙头药企疯狂囤猴#的话题登上热搜,一时之间,大众的焦点再次落到实验猴身上,为何实验猴成了各大药企争相收购的对象,“一猴难求”的局面究竟从何而来?

据今年3月财政部网站发布的《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实验用食蟹猴采购项目中标公告》显示,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采购食蟹猴数量为30只,成交金额为366万元,每只食蟹猴单价高达12.2万元。

有行业人士此前对“V观财报”透露,12.2万元的采购价格已属于“良心价”,目前普遍“求猴价”已超15万元。同时,食蟹猴“有钱也难买”,“V观财报”向多家食蟹猴养殖基地工作人员去电,对方普遍表示,目前食蟹猴只供给此前下订单的稳定客户,暂不接受新订单。

根据媒体近日报道,有业内人士称目前食蟹猴单价已经超过16万元,亦有网友称,“16万一只已经是过去式,现在根本买不到。”

受限于食蟹猴紧缺,有药企高管对“V观财报”表示,从过年后一直在为食蟹猴资源东奔西走,手头的项目只能被迫中止。

据公开资料,食蟹猴又名长尾猴、爪哇猴,主要产于东南亚,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其生物学特性与人类极其相似,常被建立人类疾病动物模型。据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药物安全性评价研究中心此前发表的论文,食蟹猴是国际公认的用于单抗、ADC和细胞因子等生物大分子药物非临床安全性评价研究的动物种属。

“V观财报”注意到,据东吴证券研报,非人灵长类动物食蟹猴单价在近年来持续上涨,由2017年13800元上涨至2020年9月的42000元,复合年均增长率近45%。

另据中国政府采购网,2018年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也曾进行食蟹猴采购,中标金额为183.6万元,采购数量为136只,采购价格为每只食蟹猴1.35万元,供应商为广西桂东灵长类开发实验有限公司。这意味着,不到四年时间,食蟹猴的价格涨超10倍。

食蟹猴“供不应求”的状况也可从公开信息中窥见一斑。据中国政府采购网,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曾进行食蟹猴采购,在2021年12月,其发布公告称,由于至投标截至时间,对磋商文件作实质响应的供应商不足三家,项目招标失败。此后,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采取单一来源采购。

为何“一猴难求”?

“药企必须在具有用猴子做实验的机构进行试验,通常难以单独购买拿回。相关机构业务大幅增加,排序有所选择,紧急的、高利润的、周期相对较短的项目更被优先选择。实验费用提高对企业来说增加了研发费用,但是新药研发成功的回报更高,所以药企会在一定程度内愿意承担。”上述药企高管说道。

他告诉“V观财报”,食蟹猴的紧缺现状与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密切相关,首先,疫情对于食蟹猴的生产与繁殖有影响;其次,疫苗研发等也需要使用食蟹猴;最后,生物制药在近年来热度极高,需猴量也大幅上升。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2020年度药品审评报告》,2020年药审中心完成中药、化学药、生物制品各类需技术审评的注册申请8606件,较2019年增长26.24%,其中,化学药注册申请为6778件,较2019年增长25.22%;中药注册申请418件,较2019年增长39.33%;生物制品注册申请1410件,较2019年增长27.72%。

另一方面,上述药企高管也表示,项目能否推动也与猴子的使用方式有关:“药物安全性评价,药物代谢及分布研究的,需要解剖后检测诸多数据,实验猴只能用一次。部分药理药效研究的实验用猴可后续再用于某些研究,这些项目就可能推进的快一些。”

那么,能否不用实验猴进行临床前实验呢?根据欧盟在2017年更新的《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在生物医学研究、产品和设备的生产和测试中的需求》,其中表示,大多数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用于安全评估研究,以满足监管要求。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只能在没有替代品的情况下使用,并且科学证明安全性测试中常用的其他非啮齿动物物种都不适合研究目的。

行业人士也对“V观财报”表示,以后使用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临床前实验只会多不会少,同时,由于食蟹猴属于二级保护动物,从事实验猴饲养和售卖需要经过审批,由此短时间内,食蟹猴的供给紧张关系仍然难以缓和。

“得猴者”得天下?

“V观财报”注意到,紧张的供需关系下,高昂的食蟹猴价格也体现在开展生物医药临床前综合研发服务CRO企业的直接成本中。

据美迪西2020年度年报,该公司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比例为32.80%,同比上涨56.88%。公司称,直接材料大幅增长的原因在于实验用食蟹猴价格以及数量持续上涨,同时试剂、耗材等直接材料成本也在上涨。美迪西表示,如果未来相关供应商无法满足公司快速增长的原材料需求,可能导致公司无法获取稳定的供应来源,从而对公司的业务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昭衍新药在其2020年年报中披露,其营业成本同比增长72%。同时,昭衍医药表示,公司主要向第三方采购实验动物资源用于非临床研究,若供应商不能保证稳定的供应或提高实验动物的销售价格,则会影响公司项目的顺利进行或增加公司的项目成本,最终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与“猴”的连接度也成为CRO企业的竞争力来源。在2020年年报中,昭衍新药表示,灵长类动物模型在国内外具有较高的地位和良好的发展前景,也是未来灵长类动物的发展趋势。拥有灵长类动物模型资源或技术将会赢得市场主动权,甚至可以作为战略资源进行垄断。

据昭衍新药2020年年报,昭衍新药在对动物设施及实验室容量进行大幅度投入,昭衍(苏州)2019年完成的10800平米动物设施以及3500平米的实验室在2020年得到充分利用,提升了动物饲养量以及业务服务通量和效率。

6月6日,昭衍新药公告英茂生物成为其全资子公司,2万只实验猴也将逐渐划归至昭衍新药名下。

2020年初,药明康德全资子公司苏州康路生物完成对广东春盛(猴场)的收购。据国金证券发布的研报,广东春盛占地约1300亩,有完善的动物饲养区、实验区、检疫区、饲料加工区、动物医院、生活行政区及其他相关配套设施,目前食蟹猴饲养规模达2万余头。

2021年4月,康龙化成宣布以购买股权及增资的形式收购新日本科学旗下肇庆创药50.01%控股权,肇庆创药主要经营范围驯养繁殖国家二级野生动物猕猴和食蟹猴。

在投资者问答表中,康龙化成表示,肇庆创药有18年的实验动物饲养历史,拥有经验丰富的实验动物饲养团队和先进规范的设施,致力于促进实验动物的人性化管理和科学饲养。通过本次收购,康龙化成将加强与新日本科学在实验动物饲养方面的合作,双方同意进一步增加肇庆创药的实验动物种群和存栏数量,为保障双方实验动物供应打下良好基础。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posted @ 22-07-02 04:12 admin  阅读:
pp彩票平台,pp彩票官网,pp彩票网址,pp彩票下载,pp彩票app,pp彩票开户,pp彩票投注,pp彩票购彩,pp彩票注册,pp彩票登录,pp彩票邀请码,pp彩票技巧,pp彩票手机版,pp彩票靠谱吗,pp彩票走势图,pp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pp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