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油价让非洲消费者步履维艰, 坐拥千亿桶原油储量, 却频现油荒

在喀麦隆,由于缺乏柴油,成千上万的卡车司机在高速公路和边境口岸滞留数周。在肯尼亚,司机们连夜排队加油加油。在尼日利亚,航空公司威胁要停飞所有国内航班,因为他们缺乏昂贵的航空燃料。

在整个非洲,飙升的燃料价格给企业到来了巨大压力,从面包店到航空公司皆是如此。燃料成本高企给已经因食品价格飙升和持续的疫情流行而负担沉重的消费者增加了压力。

虽然撒哈拉以南非洲拥有约1250亿桶原油储量,但几乎所有在那里生产的石油都以高得多的价格作为精炼燃料出口然后再次进口。这使得非洲国家特别容易受到全球燃料价格急剧上涨引发的影响。他们还经常发现自己在燃料进口方面处于落后地位,炼油厂在需求旺盛时优先考虑发达国家的更大市场。

在较发达国家,大多数消费品由大公司生产和销售,这些公司经常试图吸收投入成本的一些波动。但在许多非洲经济体中,小型非正规贸易商占主导地位,意味着燃料价格上涨转嫁到消费者的速度更快。

燃料价格决定了非洲几乎所有东西的成本,包括食品。这种影响因收入中位数低而加剧,在一些国家,货币贬值使数百万人难以支付燃料费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小学教师Khetiwe Moyo说,“除非绝对必要,否则没有人愿意再去任何地方。”

包括肯尼亚在内的一些政府已经增加了补贴,或者降低燃油税以降低加油站的价格。根据总部位于英国的能源咨询公司CITAC的数据,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90%以上的国内需求依赖进口燃料,非洲大陆的炼油厂日产量仅为40万桶。CITAC表示,现有炼油厂的运营能力不到其最佳产能的30%。

据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称,尼日利亚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原油出口国和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的供应尤其紧张,因为该国的四家国有炼油厂都因维护问题而没有运营。

上个月,尼日利亚的航空公司威胁要停飞所有国内航班,将其归咎于喷气燃料短缺。自俄乌冲突以来,价格已上涨两倍多。国家石油公司承诺增加供应并授予运营商进口其石油的许可证。但最近航班取消的情况很普遍,运营商表示成本上升对该行业构成生存威胁。

尼日利亚航空公司运营商协会会长阿卜杜勒·穆纳夫·尤努萨萨里纳说:“世界上没有一家航空公司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承受如此巨大的价格增长所带来的突然冲击。”

在喀麦隆,其港口是向中非共和国和乍得等内陆邻国提供物资的主要入口。最近几周,数百辆卡车滞留在高速公路沿线。据喀麦隆最大的货运机构专业运输商网络称,主要高速公路的柴油已经耗尽。自2019年发生火灾以来,喀麦隆每天生产42000桶的索纳拉炼油厂已关闭。

赞比亚是非洲最大的铜和钴生产国之一,自十年前法国石油巨头TotalEnergies将其股份出售给政府以来,其唯一一家日产量为24000桶的Indeni石油炼油厂一直在努力维持运营。赞比亚政府今年4月表示由于效率低下,它将在年底结束该工厂的燃料精炼,转而支持进口燃料。

该炼油厂将其大部分燃料产品供应给赞比亚的矿山,据矿山商会称,由于矿工遭受运营中断,包括燃料供应不稳定,去年矿产产量下降了 5%。财政部长上个月告诉议会,燃料价格可能会阻止这个在2020年拖欠债务的现金拮据国家今年实现增长目标。

据工会官员称,上周,赞比亚北部的警察向一家咖啡农场的工人开枪,这些工人因成本上涨而抗议低工资,造成一名工人死亡,数人受伤。

乌干达坎帕拉的一个面包师协会表示,由于燃料成本增加了小麦粉和植物油价格上涨的压力,该市的一些面包店不得不缩减业务规模,甚至关闭。

posted @ 22-07-02 03:35 admin  阅读:
pp彩票平台,pp彩票官网,pp彩票网址,pp彩票下载,pp彩票app,pp彩票开户,pp彩票投注,pp彩票购彩,pp彩票注册,pp彩票登录,pp彩票邀请码,pp彩票技巧,pp彩票手机版,pp彩票靠谱吗,pp彩票走势图,pp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pp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