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女子心善, 洞房夜救下受罚家仆, 家仆说: 小心你公公

宋朝靖康年间,在红柳镇上有一名叫做江玉怡的少女,父亲早逝,如今和寡母相依为命。江玉怡出身贫苦,在她小的时候,家里靠娘亲帮人洗衣服、绣花而勉强维生。而当她长大之后,在长期劳累之下,娘亲病倒了,天价的医药费让江玉怡十分发愁。

就在这时,媒婆找上了江玉怡,告诉她,彭家的公子哥儿看上了她,愿意出高价聘礼娶她为妻。原来,彭家有个独生子,名叫彭畴,是一个喜欢斗鸡走马的纨绔,一次偶然在街上遇到江玉怡后,便被她的美貌折服,回家后便心心念念,怎么都想把她娶回家。也是彭家父母宠溺儿子,这才答应了下来。

江玉怡本来无心贪慕富贵,但眼看着娘亲日益病重,家中却是一贫如洗,再也拿不出钱财来给娘治病,也只能答应了这门亲事。

成亲之夜,彭家张灯结彩,到处挂起了大红灯笼,大摆宴席,请来了众多宾客。作为新郎的彭畴更是春风得意,到处和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互相敬酒。

在这热闹之时,只听“哗啦”一声脆响,在一片喧闹中听得十分明显。众人转头望去,却见原来是一名年轻奴仆,在收拾碗筷时不慎打碎了一只鸳鸯戏水的红彩瓷碗。

彭家的家主彭霖也在场,这彭霖年纪大了,相当迷信,当即便斥责道:“这大喜的日子,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是特地订做的成双成对的彩碗,摔碎一只,真是晦气!”

“老爷,请恕罪,小人实在是不小心!”那奴仆连忙跪下求饶。

而新郎官彭畴见了那碎碗,却是感觉十分扫兴,脾气立刻上来了,怒道:“你这是在诅咒本少爷吗?快把这不识相的混蛋拖下去打死,扔到府外去!”

“少爷,饶命啊!”一听这话,那奴仆吓得是魂飞魄散,但却没人出声帮他说话。因为这彭畴平时性格就十分暴戾,动辄打骂下人,府里的奴仆没几个没吃过他的苦头。

“郎君,且慢,这奴仆也是不小心的,就绕过他这一回吧!”忽然有一人从墙角走了出来,对彭畴轻言慢语地道。

原来,江玉怡在新房中坐了许久,听前院十分热闹,就偷偷地摸出来看看,正好看见这一幕。她心地善良,于是便出言阻止。

“娘子,你怎么出来了?外头风大,别着凉了。”彭畴刚刚娶到心上人,正是把江玉怡捧得如珠似宝的时候,一见她出来,顿时转怒为喜。

江玉怡察言观色,便柔声道:“郎君,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见血不吉,就且放过这奴仆吧!”

“娘子说得有理,也罢,就把他赶出府去算了!”彭畴正在兴头上,同意了她的提议。

江玉怡原本以为这事就此揭过,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数日之后,她出门的时候,却被一个躲在墙角的人叫住。定睛一看,这人却是那天被赶出府的奴仆。

“少夫人,谢谢您的救命之恩!小人无以为报,但请少夫人一定要小心老爷!”

江玉怡点了点头,又见这奴仆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便忍不住道:“你现在以何为生?若是找不到活计,我再去和郎君说一声,帮你在彭府的铺子里找个活儿干。”

“少夫人已经对我有着救命之恩,又如何能再劳烦您?”这年轻奴仆却是谢绝了她的好意,随后有些忌讳地看了看四周,就离开了。

此后,江玉怡十分留心自己的公公彭霖的举止,但怎么看也只是一个生的白胖、面目和善的富家翁,并且对她十分照顾。

好景不长,就在成亲三年后,由于彭畴仍然改不了喝酒逛花楼的脾性,就在一天夜里,酒醉后骑马回府的时候不慎从马上跌落,不治身亡,而江玉怡就此成了寡妇。

江玉怡虽然对这个丈夫没有什么感情,但仍然遵照着彭家的规矩,用心侍奉公婆。只是渐渐地,她感觉出了一些不对劲:公公彭霖时不时会找各种借口对她动手动脚,言语中还多有调戏之意。

一天晚上,已经到了半夜,但江玉怡由于喝了浓茶,怎么也睡不着。就在她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听见房门被推开,有人悄悄地走了进来。

借着明亮的月光,江玉怡看得清清楚楚:那偷摸进来的人,竟然就是她的公公彭霖!

“公公,您这是何意?”江玉怡连忙坐了起来,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哈哈,别紧张,我只是看这长夜漫漫,儿媳独守空闺,定然空虚寂寞,所以来帮助你排遣而已!”彭霖不再掩饰本性,而是露出了一脸邪恶的笑容,逐步靠近。

“救命啊!”江玉怡放声大喊,却听彭霖悠悠道:“你婆婆已经回娘家去了,如今这府中就只有你和我,你再喊也没有用,不如乖乖从了我吧!”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忽然从窗外翻进来一个蒙面黑衣人,这人身手矫健,一脚就把彭霖踢倒在地。

“少夫人,赶紧走吧!”趁彭霖没有起身,那黑衣人朝江玉怡伸出了手。江玉怡犹豫了片刻,见地上的彭霖恶狠狠地看着自己,便下定了决心,披上外衣,就跟着黑衣人跑了出去。

两人趁夜偷偷溜出了彭府,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小巷,那黑衣人才摘下了面巾。江玉怡一看,不由叫道:“你……你不是那个被赶出府的奴仆吗?”

只见眼前的小伙子不好意思地道:“还没有告诉少夫人,我的名字叫做卢旺!其实,很早之前在府里干活的时候,我就知道彭霖风流好色,经常对良家女子下手。我原本以为你是他家的儿媳妇,他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对你不轨,谁想到后来……”

江玉怡听后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即疑惑地道:“其实我对彭霖也有所防备,但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公然行事,这还多亏了你及时出现,对了,你怎么会在彭府之中的呢?”

闻言,卢旺咳嗽了两声,才道:“这三年之间,我拜了一名师父,学会了一些粗浅武艺,于是经常蹲守在彭府中,想要找机会报答你……咳咳,好在府里没有什么会武功的人,这才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江玉怡明白了事情原委,心中便是十分感激,但想到自己的处境,又不由得叹息道:“唉,事情闹到如今这般地步,真不知道日后怎么跟彭家人相处了!”

卢旺又是咳了几声,才道:“其实……如今我在一家镖局里当镖师,若是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就当作是报答你当日的恩情!”

“这……”江玉怡犹豫片刻,转念一想,娘亲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病重去世,自己如今确实也没有了留在彭府的理由。

于是,两人就这样一同离开了红柳镇,顺利地在另一个地方定居了下来,并结为了夫妻。而那彭霖尽管暴跳如雷,但也怕事情被曝光出去,自己名声也不好听,因此也无法明目张胆地派人寻找江玉怡。

阴差阳错间,一时的善念竟然成就了另一段姻缘,或许冥冥之中,真有老天注定,也未可知。

posted @ 22-08-03 04:10 admin  阅读:
pp彩票平台,pp彩票官网,pp彩票网址,pp彩票下载,pp彩票app,pp彩票开户,pp彩票投注,pp彩票购彩,pp彩票注册,pp彩票登录,pp彩票邀请码,pp彩票技巧,pp彩票手机版,pp彩票靠谱吗,pp彩票走势图,pp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pp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